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生焦点 >

【调查】逃离豫章书院

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11-02 阅读: 转至微博: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历史上的豫章书院创建于南宋,至今已有800年历史,曾是江西学术思想传播、人才培养的著名官学机构。2011年秋,豫章书院在停办109年后,“豫章书院”重生。但时隔6年,豫章书院表示自行申请关停。

2017年11月2日,界面新闻记者在一个名为“‘救心’非一校所能为!”的微信群里,看到了ID为“豫章书院校长吴军豹”的人发出以下信息:

因“戒尺”等古代教育方法,不能容于现行教育制度,舆论风暴席卷,不明人士围绕校园实施各种骚扰。学生对象特殊,停止戒尺后,又势必置弱势学生及老师于危险之地。两难抉择,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已于今日主动申请停办,待政府部门批准后,由家校沟通进行在校生逐步分流。本月5日,本校正式全面开放,有请各媒体,网络大咖,对各种流言进行现场检验,以正舆论是非,而知此学之难!

此人回应的,正是日前被社会所关注的豫章书院鞭打、体罚学生事件。

界面新闻记者数日里接触了十多位走出豫章书院的学生。他们已经按耐不住,主动对外讲述着自己被豫章书院关小黑屋、罚跪、鞭打等暴力对待的故事。

1

如果不是一场大病,周义不会被父母送进豫章书院。

周义是个00后——2000年12月出生,一直生活在大连。他的家庭条件其实不错,周父是某保险公司的中层领导,周母是医院的护士。周义本人性格温和,虽然成绩一般,但是学习态度很好。即使是豫章书院的教官,都认为:“他还是比较认真学的。”

3年前,周义突然连续高烧不退,医生的诊断是支原体感染。父母带他看了很多医生都没用,最后去了沈阳的医院,才渐渐好转。

看病的三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基本都住在医院里,学习基本给耽误了。

周义在大连的一所私立学校上学,学校上课的进度很快。再次回到学校,他发现已经跟不上了,从此不敢上学。

“学习跟不上,身体又不好,所以就干脆休学一年,在家养身体。”周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。

在家时间久了以后,父母开始因为他的事情吵架——周父认为周义为了逃避上学,装病。“妈妈是护士,所以知道我的情况,但是爸爸不理解。”

父母吵架越来越凶,周义变得不爱和别人交流。“一个人在家只能上网看电影,偶尔打游戏。最长的时候,每天上网超过10个小时。”

久而久之,周母发现孩子心理也出现了问题。母子俩为此特意飞到北京,找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专家,医生确诊周义得了抑郁症。不过周父依旧不能理解他的情况。

周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:“我很担心儿子的情况,越来越不接触社会,走不出来。上网查到豫章书院,官方介绍里说自己的心理老师很好。”

周母认为,把孩子送进豫章书院,既可以戒网瘾,也可以治疗抑郁症。

2016年6月23日,周母以到江西旅游散心的名义,带周义乘机抵达江西南昌。一下飞机,周母先带他去了一百多公里外的庐山玩。周母偷拍了很多儿子的背影,“他就是不愿意让我拍正面。”

6月25日,周母将周义带到南昌。当天中午刚吃完午饭,一辆本地牌的商务车开过来了。上车后,工作人员很热情,不停为母子俩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里,周义没有任何疑心,只认为妈妈请了向导陪同。

商务车缓缓地开入了豫章书院。

豫章书院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的郊外,大门牌坊上4个繁体字写着书院的名字。

“直到进入书院里面,我都认为这是一个景区。”周义告诉界面新闻的记者。

周义透过车窗往外看——这个“景区”很奇怪。

整个书院被三米多高的墙围着,到处都是铁丝网、铁栅栏。每个人都穿着古式的衣服,低头干着各自的活。周义的出现,成功吸引了院子里的目光,大家仿佛被暂停盯着车子,周义感觉有点发毛。

学校围墙上的铁丝网

车一进来,大门就关上了。

车停在院子中央,周义打开车门从左边下去,周母在右边。他回头看了周母一眼,就被工作人员告知去前台办手续。周义甚至没来得及和母亲说上一句话。

学生宿舍

豫章书院里的学生,很大一部分是被家长骗过来的,也有一部分由豫章书院的员工到学生家里“抓人”。一名来自浙江诸暨的学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她在2013年和2015年两次在家被“抓进”豫章书院。有一次晚上准备睡觉,有人来把她连夜“抓走”,那时她才读初一。

2

周义被带上二楼一间办公室,屋内挂着一些字画。15分钟后,另一名工作人员进来说:“手续办好了”。

觉察事态不对,周义借口上厕所。在厕所里,周义拿出手机,按下了110,但是对眼下的状况没有明确判断,所以没有拨出去。他把手机揣进口袋里,做好了应对紧急情况的准备。

两名工作人员带着周义下楼。“大门锁了,我们从旁边的小门走。”穿过院子,每走几步都有工作人员悄悄跟上来。走到一个蓝色的铁皮门前,大家停住了,此时周义的身后已经有七八名工作人员。

工作人员示意周义——进去。

周义走进五六平方米的房间,里面空空的,只有地上的枕头被子,和旁边的盆。

房间没有窗户,在墙壁和天花板交界的地方,有一个通风孔,“比550mL的矿泉水瓶略大一点。”周义回忆着那间小黑屋的大致情况。后来他才知道,这个小黑屋在书院的官方称呼是“烦闷解脱室”,简称“烦闷”。

“小黑屋”烦闷

豫章书院官方对此解释称,这是“森田疗法”。基于一些学生在入学时,因不同意家长的主张,在校威胁自杀、自残。在学生入学时,针对情绪问题的孩子,学校一般采用心理学森田疗法的烦闷解脱管理,老师24小时看护。

还没等周义看清这个房间,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围了上来。

“你们要干吗?这是合法的吗?”周义开始大喊。

“当然合法,你妈妈刚刚签了合同,交了钱。”工作人员回答道。

豫章书院学生提供的文件显示,豫章书院第一年学杂费一共44550元,之后每年有优惠。“我问了好几个同学,每天人都不太一样。”

周义家人提供的收据则显示,他半年的学杂费为31650元。

惊慌之中,周义掏出手机准备报警,手还没抬起来,就有人上前抢手机。纠缠中,手机掉在地上,屏幕碎了。

周义准备捡起手机继续报警,在挣脱中手臂击中一名教官的面部,教官马上流出了鼻血。随后他被手铐拷上按在地上。

最终,在嘶喊中周义被制服无法动弹。

然后,他发现自己大小便失禁了。

挣扎中,周义被带到隔壁的厕所简单清洗,脏衣服直接扔了。“还没洗完,我又被重新带回小黑屋。”

“我要换衣服。”周义朝工作人员大喊,不过没有得到回应。此后的他一直全裸待在房间里,直到数日后,才有人扔进来一条长裤,让他穿上。

“第一天整个人都懵了,不断问自己,‘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’”周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虽然睡在地上,“但第一天晚上睡的特别沉。”

第二天一醒来,“我崩溃了,本来以为这是个梦,但却是真的。”周义说,他连哭了两天,眼睛肿得睁不开。

房间里有一桶桶装水,喝水用水都靠这一桶。为了节省用水,周义只弄了一点水洗脸。

房间里的盆就是周义的“厕所”,厕纸只有教官心情好的时候才有。虽然真正的厕所在隔壁,但是他被告知不能出门。在关禁闭期间,周义只因为尿盆满了,去隔壁倒过一次。

周义在“烦闷”里看不见人影,听不到人声,偶尔能听到外面拍篮球的声音,“我才知道这里还有人活着。”

为了打发时间,周义开始对着早餐的鸡蛋说话,“一般鸡蛋能坚持到下午,然后碎了。”

三四天后,周义渐渐失去了时间的概念,“我越回忆今天是第几天,越记不清楚。”接着,他做俯卧撑、仰卧起坐也无法让自己睡觉。

周义白天站着,晚上躺着,每天失眠的时间很少。某天有人送了一条长裤给他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人影。

大约七八天后,“烦闷”的门被打开,一个老生带着周义的行李走进来。老生说:“你可以出去了,带你去洗澡。”

3

周义走出房间的时候,学生们正在看新闻联播。在路上,老生告诉周义:“在书院不要跟别人说话,也不要想着什么时候出去,不然过得更累。”

虽然书院要求大家写日记,但是老生却说:“千万别写日记,写日记你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。”

这名老生是“二进宫”,第二次是他主动要求进来的。他说,已经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,在里面当个小头头挺好的。

周义从“烦闷”出来的时候,正好目睹的书院的考德会。考德会是豫章书院每天的必备项目,每天晚上老师、教官会总结每个学生一天的表现。每周一、三、五的考德课要打戒尺,更严重的还会打龙鞭。周义一出来就看到有学生挨打,让他对未来的日子更迷茫。

直到现在,周义仍然不知道是否挨打的标准是什么。

老生警告周义,想在书院好好待着,有三条底线不能碰。1、逃学;2、打架,3、跟女生说话。“不跟女生说话,是为了不让学校说早恋。”

在豫章书院的学生,即使不触碰这三条底线,依然可能挨打。

豫章书院的学生向界面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处罚报告,该报告名为《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处罚报告》,报告显示2016年4月20日,事件是违反校纪校规。具体内容是,有同学队列散漫、卫生不合格。而在事件经过中,完全没有提具体哪里违反了校纪校规,只列出19名同学的名字。

处罚通知书

此外,在“被惩罚人性格特点”处,手写了“叛逆”,在“惩罚人家教特点”处,手写了宠溺。最后有每位同学的签名,每人被罚打2-4次戒尺。

根据周义的回忆,态度是否散漫、卫生是否干净,全凭老师、教官一句话。有一次,周义的笔盒落在床上被教官发现,当天晚上考德课周义就被打了戒尺,理由是习惯不好。“我本以为打两三下,谁知道教官说笔盒有几只铅笔打几次,最后数出来15只,打了15下。”

戒尺的升级版是龙鞭。学生说龙鞭是钢筋做的,但是有离职的教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其实“是塑胶的”。

周义回忆称,他曾经看到“山长”吴军豹的养女被打了几十下龙鞭。

在豫章书院,大家称校长为“山长”,这是古代书院里的称呼。

周义说:“山长吴军豹的养女叫康丽,是个孤儿。他说想培养她做国学大师,可是9岁了,字都认不全。”

某天,康丽身体不舒服没有起床,山长吴军豹让她去办公室认错,但是康丽却顶撞了吴军豹。

吴军豹让教官把她按在地上,直接用龙鞭抽屁股,其中有几鞭子抽在了地上,地砖都碎了。

周义回忆称:“康丽一共被抽了30多下,开始她还忍住不出声,后来忍不住也惨叫起来。”

康丽被抽完龙鞭后,又被罚跪在孔子像前。康丽不跪,吴军豹就让教官踢她的膝盖,把她压下来跪着。

界面新闻记者在一个16人的豫章书院学生群里设置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,所有受访的学生都挨过戒尺,52.63%的学生挨过龙鞭,42.11%的学生受过其他体罚,例如围着操场跑100圈、暴晒等。

其中某位学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:“有一次山长和别人吃饭,盘子里还剩下了一些。当天我们班值日,把剩菜吃完了,之后全班被打戒尺。”

4

为了逃出豫章书院,周义想过很多办法。

2016年8月8日,他吞下洗衣粉自杀,希望父母能来看他。

豫章书院方面则解释称,当天治疗洗胃是经过正规医院程序治疗的,但是医生根本没有从里面洗出泡沫性液体,其本人全程清醒、谈笑自如。经询问,该生自己承认是洗衣服咬袋子的时候咬到了一口洗衣液在嘴巴里。

界面新闻记者获得了江西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当天下午6点,为周义下的病危通知书。通知书明确表示,病人病情危重趋于恶化。

周义的病危通知书

但这次,周义并没有如愿以偿逃出豫章书院。

在书院有个规矩,每周表现好的学生可以往外打5分钟电话。打电话的时候按免提,老师会在旁边听着。“不允许说里面任何不好,不允许哭,不允许说想回家。不然别想再打电话,还要挨打。”

周义曾经被评为一周的优秀学生(书院里每周都会评选一次),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。他对周母说,希望家人来看自己,想回老家上学,其他的也不敢多说。

2016年中秋节,书院有三天假可以让家长来探视。周义对周母说:“我想早点回去(大连)上学。”他同时暗示了一些书院的情况,其他的不敢明说。

反复央求之下,第二天周母才同意带周义回大连。

回到家后,周义的性格变得更孤僻。周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:“现在这孩子连我们都害怕,随身带着一把水果刀,总觉得有人要害他,把自己都刮伤了好几次。”

有一次,周母带周义去看心理医生,在路上周母开车的方向不对,周义以为又将被骗去豫章书院,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。

周母说:“孩子在里面吃了不少苦,进去的时候差不多200斤,回来的时候只有150斤了。”

已经离职的教官李相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他不赞同学校的做法。李相2016年6月入职,9月离职。

“离开豫章书院首先工资低,此外,企业文化我有点受不了。”李相毕业于南昌大学土木工程系,在网上招工时看到豫章书院招人而去应聘。一个月工资2000元整,但没有签合同,也没有五险一金,每个月财务通过支付宝转账。

李相回忆称,学校对于学生的身体状况真是不闻不问。有一次一个女生高烧39℃,早上7点多,他就去找财务拿钱带学生看病,最后一直等到晚上,才给了他们200元。李相只能找同事又凑了300元,才带学生去医院看急诊,当天看病一共花了400多元。

“我其实不赞同打学生。我之所以在学生中口碑好一点,是因为我不喜欢用戒尺打人,每次轮到我打的时候我都是轻描淡写随便拍两次。你觉得打上去他们真的会改吗?”李相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“至于龙鞭,我就没有碰过那个东西。”

此外,李相还表示,豫章书院里教的国学“很扯淡”。“我们老师也要学。书院请了两个所谓的老先生讲课,讲得没头没尾。有个老先生连小学都没毕业,居然来教国学。”

此外李相还表达了对书院食物的看法,“学校里的吃的实在太差了。很多菜都是臭的,我都不想靠近。”

5

学生们的诉说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。

2017年10月30日,豫章书院所在的南昌市青山湖区通过官方微博发出通告:“经查,豫章书院存在体罚学生一事。10月30日,我局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保护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等的规定,对该机构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单并予以了警告,责令其1个月内整改到位,同时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。下一步,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对民办教育机构的监管。真诚感谢各位网友的监督与关心。”

南昌青山湖区发出的通告

学生们还指出,豫章书院会对家长采取“欺瞒”或事前告诫的做法,误导家长对学生在书院的情况做真实了解。界面新闻记者查看了《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家长新探望注意事项》。其中,书院明确表示:“有的孩子挑刺书院及同学,用虚妄的言语诉说自己遭受的‘不公平’待遇。将书院正确有效正统教育添油加醋往负面思路引导家长。比如书院就是为了赚钱、书院虐待等等。”

豫章书院称,学生身上的伤口,“是学生知道家长来探视,故意给自己弄点小伤口。”

这份注意事项,还列举了很多学生可能说的学院负面问题,要求家长都不要相信,这是孩子为了逃学骗人的手段。

豫章书院在家长探视期间,发通知要求家长不要相信学生说的话

豫章书院对家长的说法是:“任何一个机构都有不足之处,只要无伤大雅,大方向正确,请您不能用完美主义要求办事方。书院办学很不容易。您越淡定,孩子就越心虚,以后就越得到悔悟。”

对于豫章书院的做法,不少专业人士表示反对。

广州知己心理咨询的心理学专家黄智敏认为,一个小黑屋,校长美其名曰说是森田疗法,让孩子们冷静冷静。但是正宗的森田疗法不是这么做的,他只是取了这个名字。

黄智敏说,孩子出现一些,比如早恋叛逆的情况,家长会觉得孩子失控了。但是把孩子送进这样的学校,会引发孩子更深层次的心理问题,孩子可能变得更加抑郁,更加愤怒。

黄智敏认为,把孩子以旅游的名义骗到学校去,心理创伤会影响一生的,这种包含着被欺骗被抛弃被背叛,将严重激发了孩子的不安全感。这里面(豫章书院)是完全没有人权的,谈不到基本的尊重。所有的管理方向就是把人变得没有自尊。

黄智敏表示,体罚严重威胁了孩子的安全需要,不但是心理安全还有人身安全。“我建议所有进过这所学校的孩子都要经过专业的心理评估,最好呼吁一下专门的创伤机构来帮助。还要评估学生的创伤应激反应,虽然他离开了学校,但是他会反反复复的想起被虐待的片段,他会不断地想起,可能会造成很长一段时间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,甚至这一生的人际关系都会很糟糕。”

广东民生康田律师事务所王智柱律师则表示,把学生关进“烦闷”涉嫌非法拘禁。如果轻一点就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,治安管理处罚法,严重就触犯了刑法。此外,学校也没有体罚学生的权利,特别是未成年人。

体罚之事带来的社会影响颇大。豫章书院不得不做出改变。

书院校长吴军豹回应界面新闻记者时说:“豫章书院尊重理论,敢于承担社会责任,全体师生于今日正式宣告彻底停用戒尺管教。网传‘钢筋龙鞭’已由校长亲手撕开埋于夫子像座下。根据最后议定,因为考虑观点情绪化问题,原定11月5日上午的开放活动,暂时取消。书院今后将研究每月固定一天作为社会监督日。社会各界愿意担任书院修身学校教育监督员的请发邮箱317871423@qq.com予以预约。”

此外,吴军豹对其他问题均不予回应。

不过,在11月2日,豫章书院自行提出关停的消息传出来后,在“‘救心’非一校所能为!”的微信群里,吴军豹回复某位人士时说:“停办今天已申请,待批准,家校沟通,落实分流计划,确保安全稳定执行,不是一哄而散,这是对家长,对孩子,对社会最大的负责。在逐步分流的过程中,教学,生活正常执行。被你们批成那样,但作为书院的气节还有,我们没必要去办这个难题教育,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以割舍的。媒体还有想帮学校完善的,而别有用心人士不过想看到学校关闭才会欢乐,我们已铁定自行申请关停,祝贺你们赢了!”

确实已经有不少学生离开了豫章书院。但是,他们赢了吗?

(应受访者要求,周义、李相均为化名)

关键词: